交高额学费还是让孩子受罪?天通苑业主的两难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7 10:20

  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从开发商的言语之中,刘女士无论如何也得不出天通苑没有公立学校的结论来。可是当刘女士搬进来的时候,小区内却只有一所名为中山实验学校的民办学校(属于东方剑桥教育集团),学费标准(小学13500元/年;初中14800元/年;高中15800/年)一般的工薪阶层难以承受。许多业主的孩子不得已,每天都要辛辛苦苦地到城里的公立学校去上学。

  “那时候,我上下班的路上经常能碰见一个10岁的小女孩。她每天坐20多里路的公共汽车到城里去上学,中间还要换一次车。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能天天跑,我儿子为什么不行?”在这个小姑娘的“鼓励”下,刘女士狠了狠心把只有8岁的儿子送到了亚运村的一所学校就读。

  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没有时间接送,一个8岁的孩子就只能每天自己奔波于相距10多里路的学校和家之间。2001年冬天,北京因为下雪,全市的公共交通几乎瘫痪,她的儿子用了4个小时才步行到家。后来,又因修立交桥,把2个小时花在上学的路上是经常的事,所以不得不很早就起来往学校里赶。

  一年下来,刘女士觉得这样的路程对于孩子来说太累了,也太危险,夫妇俩每天都为孩子的安危担心。但是,1万多块的学费对于他们这个家庭来说还是有点多,于是,他们想办法把孩子送回了老家,这样孩子有人照顾而且学费也不贵。但是,过了半年,母子俩都忍受不了长期分离的生活,刘女士不得不将儿子送进了中山实验学校。

  一个在中山实验学校上了一年学的孩子,因为家庭不能承担这样的学费,打算在暑假开学的时候转到城里上学。孩子的父亲张先生告诉记者,“这里的学费太贵,没有办法。现在在城里上学的孩子很多,我们打算把这些孩子组织起来,共同租一辆车,如果人足够的线元左右。”现在他正在为这件事情东奔西跑,他期望着这事能够办成。他不忍心将要升初中的孩子在沉重的学习任务之外,每天把4个小时的时间浪费在公共汽车上,而北京的公交车有时候又挤得连大人都上不去。

  不是交昂贵的学费,就是孩子受罪,刘女士和张先生在这两种选择中挣扎。但无论哪种选择,他们都会感到痛苦。

  天通苑在规划中是一个将有30万人入住的超大社区,人口数量相当于一个中等县城辖区内的所有人口数,占地面积也不能和一般的住宅区相提并论,公共汽车仅在天通苑内就需要设置数站。而且,这是一个经济适用房项目,离城区比较远,周围几乎没有与城镇建设相配套的学校,最近的也有十几里路;购买经济适用房的业主大部分为工薪阶层家庭,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让自己的孩子上民办学校。按照《义务教育法》,这样的居民区是应该有公立学校的。

  早在2001年的时候,就有业主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过这件事情,据说当时有人答复他们说,会有公立学校的。到了2002年,天通苑确实有了一所能够提供义务教育的学校,但不是政府办学,而是由同属于东方剑桥教育集团的中山学院承办。据业主说,学校只设立一年级,而且只有一位专职教师,其他的老师采取“你上课,我付钱,下课走人”的方式,如此师资实在是难以带来使人信服的教学质量。直到2003年初,孩子们还是没有享受到义务教育。

  孩子的教育受到影响,天通苑的业主自然无法安心生活,在政府不来关心这件事情的前提下,他们开始组织起来争取自己的权利。

  2003年3月,以“虫虫”(某业主的网名)为首的业主自发发起了“天通苑必须有公立学校”的行动。他们的行动口号就是:天通苑必须有公立学校!目的很简单:力争使天通苑内的孩子能享受高质量的九年制义务教育!

  于是,他们开始向上级反映,他们打电话到昌平区教委、区政府,写信给市长信箱。他们还想向教育部、人大、政协等相关部门提交公民意见书。

  7月25日,有一位业主在天通苑论坛上发帖:“7月25日昌平教委给我家里来电话,说我向市长反映的天通苑应设公立学校的建议,已得到市里批复,昌平区教委已经筹划在天通苑小区内建立一所小学至初中的公立学校。”看到这则消息的业主欣喜若狂,奔走相告。

  眼看着新的学期就要开始,教委并没有公开通知,天通苑里也看不到有建立公立学校的任何迹象。

  业主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将此问题反映给了上级主管部门,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主管部门对这个问题持什么态度?这个态度可能会决定事情以后的发展方向,所以也是业主最关心的。

  记者以业主的身份拨通了北京市教委的电话,被告知这件事情应该由昌平区教委管。随后,记者打电话到昌平区教委寻求答案,教育行政科的科长态度非常好。从谈话中推断,他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如指掌。

  “现在反映这个事情的人非常多,包括代理市长王岐山转发过来的群众的联名信。建立公立学校是我们一直的想法,也一直在努力,我们和物业管理公司接触过差不多有10次,包括主管教育的副区长也去过。

  “按规定,开发商应该把小区内建设好的教育设施产权无偿地交给政府,然后由区教委统一安排教学。这些在《教育法》和《义务教育法》里都有规定。但关键问题就是他们把现有的教育设施都出租了。按照法律来说,没什么可说的,开发商这样做肯定是违法的。所以现在我们去的目的就是把教育设施的产权要过来。但是,开发商总是不露面,总是说他们老总不在北京,在哈尔滨,说等他回来才能决定。但是,他总是处于‘不回来’状态。

  “后来,开发商说,他们要直接和昌平区政府的领导见面谈这件事情,既然开发商要求和上级领导对话,区教委对此事也就无能为力了。我们已把有关情况汇报给了有关领导。”

  记者随后打电话到昌平区政府,区政府对此事的态度和教委是一致的,而且从他们那里也没有获取任何更为重要的信息。

  “天通苑属于北京市的经济适用房项目,不是昌平区的,建成之后出现了很多包括学校在内的社会问题。虽然从理论上说,小区应该由昌平区来管,但是,开发商正如他们的名字‘顺天通’一样,是‘通天’的。说实在话,昌平区政府根本管不了这些事情。”

  按照昌平区教委和政府的说法,天通苑没有公立学校的责任在开发商,他们没有按照规定把教育设施移交政府。而且,这件事情北京市政府也是知道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政府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现状。然而,开发商的说法和区教委和区政府的说法并不一致。

  在天通苑售楼处,顺天通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张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天通苑已经按照有关规定分别采取民办公助、公办民助的办学方式,建了三所学校,中山实验学校属于前者,中山学院那边的小学属于后者。另外一所现在还没有开始招生。

  “中山实验学校由我们和东方剑桥教育集团共同投资,一共投入上亿元资金,学校设施非常好,请了很多的资深教师,还有外教。可以保证教学质量,这样的学校当然要高学费。”

  对于业主们要在小区内设公立学校的要求,张总这样答复:“如果你想享受义务教育,我们有,中山学院那边可以呀。现在有些业主向上反映,实际上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到中山实验学校上学,但是又想按义务教育的收费标准交费,这怎么可能?义务教育不可能有那么好的教学质量。”

  张总否认了他们拒绝把教育设施移交给政府的说法。张总告诉记者,现在的办学方式是开发商和政府之间协商的结果。之所以选择民办学校,是因为政府办学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有困难。

  “你想想,中山实验学校进入天通苑要在昌平区教委注册,他们不同意学校怎么能够进来?”

  至于开发商和政府之间关于学校有过什么样的协议,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张总说这是秘密,无可奉告。并告诉记者,昌平区主管教育的副区长了解这些情况。

  在张总的思想中,对教育还存在着一种较为极端的想法,他对记者说,教育不应该由政府来办,应该完全推向社会,有钱的就上好学校,没钱的就选择差学校,“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他强调说。

  作为个人,或许他可以这样想,但是作为政府则是绝对不能这样做的。义务教育毕竟是政府不能推卸的责任。

  昌平区教委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事情只能办到这个份上。你们业主也不要放弃努力,毕竟群众的力量是大的。”

  是的,既然通过正常的渠道不能有结果,也许只有依靠群众的力量了。至于天通苑的业主是怎么打算的,“天通苑教育行动”的发起人“虫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我觉得昌平区教委在这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能说开发商难对付你就不管了,这就像警察遇到一个身上有炸药的歹徒,难道因为有危险警察就不管了吗?

  “物业公司找过我,说中山学校的人不可能退出,原因大概是开发商已经收取了学校一定数额的租金,而且这所学校与开发商也有很深的渊源。其实我们也不是不允许中山学校的存在,但是民办学校不能代替公立学校,应该给我们选择的机会。

  “天通苑以前也有过很多次维权活动,但凡是取得一点成果的都是通过非正规的渠道。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只有采取非常规方式了。其实我们不愿意那样做,因为我们要在精神和物力上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以前,就有业主因为维权被打了。”

  当记者问他怕不怕被人报复的时候,他回答:“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几个早就在物业的黑名单上了,他们知道我们的一切,上两次两位业主被打后,很多人都劝过我,我想如果以我被打为代价,能换来小区的公立学校,也很值。”

  其他的事情能等,但是学校的事情不能,因为时间不能停留,孩子在一天天地长大。

  国家有责任和义务保证每一个学龄儿童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天通苑应该有公立学校;业主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建立公立学校;教委和政府也表示希望建立公立学校,并且一直在努力;开发商说自己没有阻挠政府建立公立学校。表面上看来谁都没有错,但事实上没有公立学校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